<
文献影视

赵占魁运动:新闻生产中工人模范的社会记忆重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4-18 21:23

  【本文提要】本文的研究以知识社会学中的“社会记忆”理论和新闻生产社会学中的“新闻生产”理论为主要理论框架,运用历史文献研究法、个案研究法和话语分析,通过对著名的群众生产运动“赵占魁运动”中的典型报道及其他相关文献的解读,勾勒权力在这一运动中是如何掌控新闻生产的过程,通过对事实的有意识筛选,包括强调、遗忘、扭曲乃至完全彻底的改写,进行对记忆的重构,有效地淡化了早期善于谈判争取合法权益,擅长发动斗争的工人代表形象,将工人模范的形象建构为具备无限忠诚、克己奉公、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等人格特征的“好人”赵占魁。

  树立典型和模范,是权力规训民众以实现肉体支配和精神驯服的重要方式。在这一过程中,“社会记忆”(social memory)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简言之,无论原来所发生的事实如何,只要它符合权力的现实需要,秉权者将以某些特定方式,例如刊登典型报道、举办大会、上演文艺节目等,通过对于事实的有意识筛选,包括强调、遗忘、扭曲乃至被完全彻底的改写,来重构这一事件。因此,社会记忆并不是单纯地再现过去,它的建构,往往是权力因应需要而进行修饰、删减和改写的结果。这个过程中,作为权力话语的载体之一,新闻的生产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本文的研究以知识社会学中的“社会记忆”理论和“新闻生产”理论为主要理论框架,运用历史文献研究方法、个案研究法、话语分析法,通过对延安时期《解放日报》对大生产运动中著名的群众生产运动“赵占魁运动”典型报道及其他相关文献的解读,分析了权力是如何掌控新闻生产的过程,并通过对新闻话语的控制来建构社会记忆,从而实现记忆的“写入”与“忘却”。

  所谓“赵占魁运动”,是以边区特级劳动模范赵占魁的名字命名的“新劳动者运动”(后文简称“赵运”)。从1942年到1948年,“赵运”在工业战线可谓家喻户晓,赵占魁被塑造为爱厂如家、艰苦奋斗的工人先锋典范。

  长期以来,对“赵运”的研究,重点一直是它对工业生产效率的促进和对工人阶级“新式劳动者”精神的塑造。不过,今天被甚少提及的是,这个模范人物的挖掘,源于延安整风运动期间对公营工厂工潮的调查,是一次严惩工会暗藏的“反坏分子”行动的意外发现;而此次运动的目的,则是对工人群体建立新的行为规范,改造工会,迫使工会从工人利益代言人的角色转为工厂行政决策的执行者。

  “赵运”的本质,是通过褒扬与打击、激励与强制双管齐下的社会教化,实现对边区工人阶级严格而长期持续的规训,塑造执政党所期望的、工人阶级“大公无私”的灵魂。这个规训的过程包含了两面:一方面,是对赵占魁等工人模范的不遗余力的表彰和弘扬;另一方面,则是对不符合执政党要求的工人激进分子的不遗余力的打击与惩罚。其结果,则是让工人阶级“在变得更有用时也变得更顺从,或者因更顺从而变得更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