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献影视

别盯着“剩女”找茬了还有3000万“剩男”无人问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27 16:50

  剩女一直在社会中“抬不起头来”,然而相关数据显示,在中国,“剩男”现象才是真正的婚配危机。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曾公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曾公开表示,“保守估计,中国未来30年将有大约3000万男人娶不到媳妇。”

  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不少剩男着去相亲。其中,不少人自身的条件并不差,但男多女少造成的“婚姻挤压”,使得原本相对稳定平衡的婚姻市场因男性数量与女性数量的巨大差异导致部分男性被挤压出去,成为“光棍”。

  国家卫计委报告显示,剩男多在乡村,剩女多在城镇。然而随着城市中经济独立的单身女性日益增多,择偶要求越来越高,一些条件尚可的城市剩男也不得不面临找不到配偶的危机。

  那是一个灰蒙蒙的早晨,窄脸、单眼皮的李尔登走进了上海汉口路中福大酒店。200平米的恋爱培训场里座无虚席,有着40位来自各行各业的学员。

  上课的主题是“充满残酷竞争的婚姻”,老师吴迪站在前方,将大家分成红绿两个阵营,每个人的背上贴着150不等的标签,数字象征一个人外表、经济、家境等方面条件。

  学员们纷纷涌到对方阵营里抢人。一个45分的学员被一团人扎堆围住,发出尖叫;有人扑了空,散到其他地方,再锚定新目标,迅速扑过去。

  李尔登在原地愣了两分多钟,发现“来不及”后,他胡乱冲到几个女生面前,瞄了一眼背后的数字,什么也没问,就与其中一位女生强行组队。混乱的争抢结束,李尔登深吸了几口气,像是游水时一个猛子扎深了,狠狠地蓄上劲儿来。

  32岁的李尔登是上海本地人。28岁前,他奔命于事业,从未恋爱。28岁生日一过,父母开始催促这位恋爱经验为零的儿子,动用身边资源为他搜罗各种适婚女性,逼着李尔登相了五六次亲。

  辗转上海几乎叫得上名的婚介所后,李尔登最终有幸相中了一位本地姑娘。两人关系刚满一年时,却在对方父母的强势介入下,恋爱告终。也是在那时,李尔登从朋友那听到了“剩男”这个词,“就是那些到了他这把年纪想结婚却不成的人”。

  “这是中国长期的性别选择、一胎化政策及胎儿识别技术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人口学家黄文政接受采访时说,从1980年代起,剩男的数量随着中国失衡的男女性别比一路飙涨,以2010年为临界点,涨势突然加剧。如果情势得不到遏制,他预计在2050年,中国将有3000万剩男。

  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树茁曾于全国28个省(区、市)的300多个乡镇,做过多次田野调查。他发现,1980年代后出生的男性中,将有10%15%不能或难以如期找到配偶,他们多在3040岁,是一群遭遇婚姻挤压的人。

  住在北京“外卖村的”老朱42岁了,却一直单身。他本以为遇上了一个彼此中意的对象,还送了对方金首饰,如今却是一场空。(CFP 图)

  社会学家眼中,他们被具象为一群存在于广大边缘农村的经济贫困型男性,是婚姻市场中议价能力低,“失婚”的群体。由于婚姻买卖、骗婚、拐卖妇女多与这一群体相关,他们甚至被视为会诱发社会管治危机。

  但从事了8年恋爱培训的吴迪对此不置可否。她对《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透露,走入她课堂的剩男与主流媒体上讨论的不太相同男学员们多来自城市工薪家庭,是一群渴望婚姻的城市剩男,择偶经历都是充满阶层色彩、时代价值观变迁的故事。

  事实上,城市剩男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他们的背后,其实存在着更为隐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