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国春秋

南京红色日历 寸草心化光明火 黄埔英烈的家国情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7-11 07:25

  1934年夏,南京首都宪兵司令部牢房里,一名年轻的者——柳志杰被关押于此。他浑身已是伤痕累累,却丝毫不畏惧妥协。7月12日,一队宪兵喊着柳志杰的名字,打开牢门。柳志杰从容走出牢房,走向雨花台刑场。

  1934年夏,南京首都宪兵司令部牢房里,一名年轻的者柳志杰被关押于此。

  他浑身已是伤痕累累,却丝毫不畏惧妥协。自知刑期将至,柳志杰向难友口授绝命诗:“愿将寸草心,化作光明火。长照可怜人,渡此汹涛舸。”又在牢房的墙壁上刻写“济生赴死”几个大字。

  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展厅,有不少身着戎装的烈士肖像,他们大多出自黄埔军校。低潮时,年轻的他们为了信仰,放弃厚禄,毅然踏上道路。柳志杰,也是黄埔英烈之一。

  披上戎装前,他是一名儒雅的书生,个子高高的,为人谦和,乐于助人。柳志杰擅长诗文,对历史诗词多有独特见解,有“小才子”之称。

  当的新涌入柳志杰的家乡安徽潜山县,书生柳志杰,有了从戎报国的抱负。

  他先是考入河南临颍讲武堂学军事,后进入黄埔军校长沙三分校第六期步兵科。在学校期间,本就受到主义思想启发的柳志杰,积极接近党人和左派,思想进步很快。

  1927年,蒋介石叛变,长沙发生“马日事变”,党人及的工农群众被大肆捕杀。柳志杰也被捕了,因为他倾向,经常发表对当局不满的言论。

  “青天真黑黑,白日曷汤汤,前后分三组,刀枪列两行。”被捕后的柳志杰,写下诗句记录当时的情形,并对当局大搞白色恐怖进行揭露和嘲讽。当局碍于柳志杰没有背景,不得不于一个星期后将他释放。

  1928年春,柳志杰转入南京军校(黄埔第六期)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安徽地方部队和南京国民政府卫队旅见习。

  1930年正月,新年的喜庆氛围中,潜山县举行声势浩大的“请水寨”,成为的红色山城。柳志杰振奋地回到家乡,出任潜山委员会军事委员和红三十四师二团团长。

  当时部队粮食匮乏,战士们时常受到饥饿的威胁。一天,团部通讯员从一个逃亡地主家里,找到了几瓶糖拌炒米粉送交柳志杰,柳志杰立即下令转送卫生队分给伤病员。

  不幸的是,1930年7月,柳志杰的部队在与敌人的激战中失利,伤亡惨重。柳志杰与几个战友昼伏深山老林、夜宿树荫之下,才得以突围。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柳志杰奔走于广州、武汉、南京等地,从事抗日宣传活动。他写信给冯玉祥,劝他起兵抗日。当冯玉祥、方振武、吉鸿昌等在张家口组织抗日同盟军后,柳志杰化名之叶,与他们一起浴血奋战,驱逐侵略者。

  蒋介石却调来16个师15万余人,包围抗日同盟军。9月底,抗日同盟军因弹尽粮绝而失败,被强令解散。

  逃出虎口的柳志杰,准备利用黄埔同学关系,争取南昌第三师师长起义,伺机进入被蒋介石重重封锁的苏区。只是壮志未酬,便陷入了敌人魔掌。

  1934年3月,一个打入敌人内部的潜山籍地下党员叛变,牵连潜山县委芮兰生等50多名党员被捕,此即轰动一时的“潜山党人案”。敌人从芮兰生处搜获一个通讯本,得悉柳志杰在南昌的住址。南京宪兵司令部稽查处处长韩文焕亲自赶至南昌,逮捕柳志杰,解往南京。

  敌人在法庭上问:“你是吗?”柳志杰横眉怒目:“谁残害人民,谁便是匪,你们残害人民,你们便是匪!”任凭敌人酷刑加身,柳志杰始终坚贞不屈。

  柳志杰预感“我必死矣”,他对难友说:“我死不足惜,只惜多年奔走不及目睹之成功,不能手刃人民死敌,死有余恨。”他请求狱友代为殓收遗骨:“那具掌骨碎了的遗体,就是我,请你在我的墓前立一碑记,以便家人寻找。”

  才华横溢的柳志杰,留下最后一首诗:“父兮空生我,母兮空鞠我,辜负罔报恩,此生一无所。愿将寸草心,化作光明火,长照可怜人,渡此汹涛舸。”这既是他精神的真实写照,也是他人生追求的最好答卷。

  1934年7月12日清晨,柳志杰被解往雨花台刑场。沿途,他还不断高呼“日本帝国主义”“新军阀蒋介石”“中国党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