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国春秋

龙岗九旬归侨刘玉华 百首诗作尽诉家国情怀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7-10 06:24

  “阅尽唐诗寻好句,挑全花鸟伴天年。”在龙岗街道新生社区田祖上村,有一位年近九旬老翁不仅擅长作诗,在传统书法方面也颇有造诣。这位老翁叫刘玉华,字于鹤,是上世纪40年代的一名大溪地归侨。在其坎坷的一生中,当过教师,也做过农民,难得的是他乐观向上,言传身教,不仅教导儿孙成材,更是心系家乡发展。

  初次见面,刘玉华老先生穿着深色套装,头戴灰色鸭舌帽,右耳挂着助听器,看上去精神矍铄。他居住的房子是上世纪40年代其父亲归国时所建,黑瓦白墙的雕楼,在周边一幢幢新楼的映衬下,显得破旧又斑驳。门匾上用麻石刻着“东日南天”,院子里种菜养鸡,颇有一番“种豆南山下”的诗意。“阅尽唐诗寻好句,挑全花鸟伴天年”、“鸡啼旭日红,虎啸山河壮”,牌匾、墙面随处可见的诗句,皆出自刘老先生之手,在他看来,“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刘玉华1931年出生于太平洋大溪地。1940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9岁的刘玉华随父亲回国返乡。刘家崇文重教,刘玉华年少勤奋好学,成绩优异,先后就读新生小学、平冈中学,后又考上惠州师范学校。解放初期,因学校师资短缺,还未毕业的刘玉华就被抽调到淡水、新圩一带教书。

  1957年,因历史原因,刘玉华不得不回乡参加生产。虽有郁郁不得志的情绪,但刘玉华并未走向消沉,种田耕地之余,仍坚持写作,向《参考消息》《农民报》等报纸杂志投稿。同时,农闲时他还分别给两个幼子教授书法和绘画。三十年后,大儿子刘浒山获国家书法金奖(“中国魂-艺术与奥林匹克同行”艺术展书法类金奖)。

  “父亲是我的启蒙老师。”据刘浒山回忆,他自幼受父亲熏陶,9岁开始临习字帖。小时候,因家里贫穷买不起笔墨纸张,父亲便以棋盘砖当纸,以清水为墨,每天都教他在砖上沾水写字,久而久之把棋盘砖都磨穿了好几块。如今,他的狂草书艺自成一派,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

  刘浒山在书法方面取得的成就让刘玉华引以为傲,为此,他还作了一首《书法梦(七律)》:“教鞭丢了举牛鞭,银锄落地笔杆悬。千秋笔墨惊天地,万古颠狂若云烟。中国魂圆书法梦,新华社发《复兴》篇,颠狂醉里寻求索,天高地厚极无边。”在刘玉华的老宅里,至今仍珍藏着儿子获奖的证书、刊登作品的杂志报纸。

  “清明悼念玉峰前,盘坐崖边忆当年。炮火连天排国难,枪林弹雨扑前沿,碧血升腾芳草绿,金身化土古松茵。放眼龙岗城池秀,回首山头战友眠。”这是1998年清明时节,红花岭战斗50周年时,刘玉华与原东江纵队二团团长李群芳团长登山悼念烈士所作的一首诗,当时还没有红花岭烈士纪念碑。

  “那次我们就想到要建碑,后来李团长约我到当时龙岗镇政府找领导研究建碑之事。”刘玉华回忆说,原先龙岗镇委决定将烈士纪念碑建于八仙岭,后由李群芳团长招集起包括刘玉华在内的10位父老乡亲,与镇领导开会后决定改建在红花岭战场地。

  据资料记载,为了纪念1948年8月3日红花岭战斗,缅怀烈士的丰功伟绩,由原龙岗镇主持兴建红花岭烈士纪念碑公园。2004年,龙岗区委区政府决定将“红花岭烈士纪念碑公园”更名为“龙岗区烈士纪念碑公园”,如今这里已成为龙岗区传统教育基地。这其中也有刘玉华的一份功劳。

  心怀天下事,悠悠龙岗情。从小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的刘玉华身上有着深厚的“家国情怀”。澳门、香港回归之时,他喜不自禁,作诗以庆祝。“澳湾水抱炎黄土,门外帆张中国风。回首山河成一统,归航风浪破千重。”

  近年来,刘玉华开始收集自己半个世纪失散的诗词,整理成册,起名《魄飞回》,共收录了百首诗作,有记录自己半个世纪风云潦倒故事的《魄飞回》,有献给香港回归的《还我河山》,有关注社会民生的《民工潮》……“天昏地暗魂啸哀,西天几上魄飞回。拼搏决心夜夜下,巧合天工日日来,万苦千辛脚下踩,百般无奈笔上台。中国魂金送潦倒,天河水畔举高杯。”《魄飞回》这首诗正是以杜甫《登高》为灵感,反其义而和。

  “投笔从戎壮志升,世界一流中国兵,青春十八正时候,奔赴军营新长征。一带一路成一统,万里山河放在心。路在何方听党线岁的孙子奔赴军营,刘玉华特作诗《送孙参军颂》(七律)相送万里征程,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刘玉华对后辈的殷切寄语。

  “赚钱勿当官,当官勿赚钱”。刘浒山告诉记者,1984年他刚考上公务员参加工作时,父亲对他说过这两句话,他一直铭记在心。这几日,刘浒山与兄弟姐弟聚在一起,挥写春联,其中一副春联“粗茶淡饭轻名利,腹有诗书气自华”,正是父亲刘玉华对他们的谆谆教诲。

  如今刘玉华已儿孙成才,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欣慰。在他看来,良好的家风是代代相传的。“我的父亲便是归国华侨,虽无广厦峥嵘际,却有怀乡中国心。”而刘玉华自己一直以来,也坚持言传身教。虽然现在生活条件变好了,但90岁高龄的刘玉华仍保持朴素的生活作风,与老伴住在老宅里,每天自己做饭洗衣,种菜养鸡,闲时读报、写字、作诗,自得其乐,颐养天年。

  刘玉华现在最大的心愿是“给后人留下一点文化遗产”。随着城市化进程步伐加快,现在田祖上村也被纳入了城市更新范围,刘玉华老宅隔壁便是大儿子刘浒山建的“文龙斋”,这是以书法为载体,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民间艺术馆。刘玉华希望“文龙斋”能在城市更新大潮中得以保留下来,为后人留下一笔精神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