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学资讯

深圳梧桐山下私塾聚集:读经能否成就大师梦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30 20:24

  位于深圳东部、横跨罗湖和盐田两区的梧桐山是深圳最高峰,山顶常常云雾缭绕,有“雾锁梧桐”之美誉。山脚下,散落着梧桐山、坑背等几个村落。虽距市区不远,但与闹市里城中村的嘈杂不同,这里环境整洁幽静,在村里的街巷穿行,隐隐能听到孩童的读书声,村民告诉记者,这是私塾里的学生正在诵经。

  从2007年起,10余所私塾学校相继在风景秀丽的梧桐山脚下落户,这里逐渐成为远近闻名的读经村。

  10余所私塾里最大的一家是鹿鸣学堂,在坑背村租了4栋农民房作为学生的课堂和宿舍,有百余名来自各地的儿童在这里接受全日制的读经教育,年龄小的只有3岁,大的也不过十几岁。

  6月30日午后,在一位学生家长的带领下,记者来到鹿鸣学堂的一间教室。教室位于一栋农民房的顶楼,房间布置得简单朴素,除了墙上挂着的孔子画像和木制的书桌外,别无他物。午休刚刚结束,十几个孩子手里正捧着《孟子》、《周易》摇头晃脑地大声诵读,看到有人来,一个小男孩得意地提高了调门。

  教室隔壁就是孩子们的宿舍,一张床、一个简易的储物箱是每个人的全部家当,没有零食,没有电视,更没有电脑。

  鹿鸣学堂实行寄宿制,每个月的学费是2500元,省内的孩子3~5岁的每半月回家一次,5~7岁每月回家一次,再大的则3个月一次,其间不许家长探视。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学生们在这里过得简单、健康 给孩子们准备的食物大都是“有机”的,生病了,看的也是中医,以调理为主。

  学堂里,孩子们的作息时间是,早上6点起床晨读,早饭后开始一天的诵经,下午5点后是室外活动时间,或爬门前的梧桐山,或跳皮筋、丢沙包。晚饭后继续读经。

  今年18岁的邓慧洁是学堂里年龄最大的一名学生,原本在老家惠州一所高中读书,受在学堂里当老师的姐姐的影响,退学后到这里专门读经。邓慧洁告诉记者,目前她已经读完了《论语》、《大学》、《中庸》和《孟子》,正在读《周易》。书桌上的一个笔记本,密密麻麻的“正”字记录了她读经的遍数。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以为自己很叛逆,其实那是一种无聊。在学校读书就是为了考试,而现在是自己想读书,所以感觉很快乐。读了经之后,也不觉得电脑有什么好玩的了,偷菜,偷来偷去的有什么意思呢?”邓慧洁说。

  记者问她,放弃了考大学,你不担心以后的生活么?邓慧洁脱口而出:“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只要掌握了做人的道理,有健康向上的人生态度,即使将来扫厕所又有什么可怕呢?”

  与旧式私塾不同的是,除了读《论语》、《孟子》等中文典籍,这里还让孩子们颂读莎士比亚、柏拉图等人的外文经典著作 把磁带里播音员用标准英语发音朗读的外文经典一遍遍放给孩子们听。“我们的读经教育,并不单纯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教育,而是要让孩子们阅尽东西方的经典文章,听遍中外经典名曲,赏尽古今中外的名画。”学堂负责人孟丹梅告诉记者。